保险公估案例:一起建工一切险事故理赔中的争议点

日期:2017-05-17 / 人气: / 来源:未知

  这个案例是一起典型的工程保险理赔案例,源自深圳市保险中介行业协会编《保险公估典型案例评析》p140。其中涉及的几个问题都是理赔实务中经常遇到的争议点,值得思考。另外,小编对原文内容进行了较大删减,但涉及的旧版条款和法律条文在不影响阅读的情况下均未改动,读者可查询最新版的。

  案情介绍

  某水电站大坝工程位于四川省宝兴县境内东河上游河段,坝址位于宝兴县E乡下游约1千米,为高坝引水式龙头水库电站。该水电站枢纽由拦河坝(土石坝)、泄洪洞、放空洞、引水隧洞、高速压井、压力管道和地下厂房等建筑物组成。拦河大坝为碎石土心墙堆石坝,最大坝高123米。

  A水电公司承建该水电站大坝标工程(包括拦河坝、泄洪洞工程),B水电公司承建水电站导流洞及放空洞工程,业主C公司。A水电公司与业主C公司作为共同被保险人投保建筑工程一切险及第三者责任险(1995版),未投保机械设备,亦未扩展清理残骸费用。保险期限为2005年2月1日午12时至2006年7月30日午12时。B水电公司和业主C公司均未就B水电公司承建的导流洞、放空洞工程投保建筑工程一切险、第三者责任险或其他责任保险。

  本工程导流洞、放空洞布置在左岸,导流洞与放空洞后半段完全结合,导流洞全长596.06米,放空洞全长684.247米,结合段长179.343米。为保证上游E乡在移民前的安全,在库区与E乡之间修建了一临时子围堰。

  2005年4月18日,放空洞与导流洞结合部(位于F1断层影响带)塌方,塌方体滑入导流洞,致导流洞被全断面封闭而断流。导流洞断流后,库区水位迅速上涨,出现险情。险情一,大坝上游E乡部分民房区几小时后即受淹;险情二,尚无抗渗能力的大坝工程因水位超过上围堰高度后开始渗水。根据防汛紧急预案指挥部(由设计院、业主、承包商、监理方及当地市政府代表组成)决定采取下列措施。措施一,在大坝坝体开挖泄洪明渠;措施二,修复断流的导流洞;措施三,立即加高大坝上游的临时子围堰。

  2005年4月18日7时开始开挖泄洪明渠,2005年4月19日6时初步形成泄水槽(192米×12米×12米),上游水位初步得到控制,被保险人继续扩大泄水槽断面;5月8日具有10年一遇洪水标准的大坝泄洪明渠(192米×30米×30米)形成,工程具备汛期过水条件。

  2005年5月3日导流洞临时闸门下闸成功。2005年5月4日导流洞出口围堰形成,导流洞修复工程开始。2005年7月5日11时导流洞恢复功能,开始提闸放水。

  2005年11月进入枯水期后,大坝恢复施工,之前大坝一直处于停工状态。据被保险人2005年7月25日第一次索赔人民币2 891.954万元。2006年3月9日,被保险人按确定的工程数量重新提出了一份索赔金额为人民币25 650 814元的索赔清单。

  根据现场情况,公估师多次赴现场进行了查勘。查勘证实主要工程量有:明渠开挖工程、大坝上游子围堰加高工程、大坝恢复二程、材料损失、机械设备损失、第三者财产损失及费用。2006年1月17日,公估师、保险人代表对受损项目及数量进行了最终核定,并经各方代表签字确认。

  一、焦点问题

  1、致大坝受损的风险是否为本保单承保的风险?

  非本保单承保标的的放空洞在与导流洞结合部塌方致导流洞堵塞,库区水位迅速上涨,使子围堰内E乡部分被淹,抢险应急指挥中心经紧急磋商后作出在在建坝体上开挖泄水明渠降低库区水位的决定。此次事故是否属于保单承保的风险。

  2、本案中被保险人开挖明渠的措施所产生的费用是属于施救费用还是预防费用?

  因处理果断及时,大坝并没有因漫水而溃坝。主动在大坝上开挖泄洪明渠是属于保险标的的施救还是被保险人的防护义务。

  3、第三者财产损失保险责任是否成立?

  非保险标的(导流洞与放空洞工程)的意外事故导致第三者的损失,是否属于第三者责任险赔偿范围。

  4、如果致大坝受损的风险为本保单承保的风险且认同挖泄洪明渠为施救行为,则该施救费用是否应由各受益方分摊?各方对于此问题分歧亦较大。

  二、解决思路与方法

  公估公司在处理该案时,进行了充分的内部讨论,讨论后认为:

  1、该案系意外事故导致保险事故发生,保险责任成立。

  2、并认为被保险人采取的措施(挖泄洪明渠)所产生的费用是属于施救费用。

  3、上游受淹第三者的财产损失及产生的费用不属于本保单保险责任。

  4、建议保险双方协商按一定比例分别承担施救费用。

  公估师应坚持与保险人各级机构、被保险人及经纪公司等保持紧密的联系和充分沟通的原则处理该案。

  最终保险各方均认同该案保险责任成立,并认为被保险人采取的措施(挖泄洪明渠)所产生的费用是属于施救费用,各方均认同上游受淹第三者的财产损失不属于本保单保险责任,最终保险双方协商同意保险人承担85%的施救费用,被保险人承担15%.的施救费用。

        三、分析结论

  1、分析致大坝受损的风险是否为本保单承保的风险

  放空洞在与导流洞结合部塌方致导流洞堵塞,库区水位迅速上涨,使子围堰内的E乡已部分被淹,抢险应急指挥中心经紧急磋商后作出在在建坝体上开挖泄水明渠的降低库区水位的决定。本案的关键问题之一是大坝受损是否为保单承保风险因素所致。

  本案因果链:放空洞塌方→导流洞堵塞→库区水位非正常地上涨→致第三者财产受损同时使大坝面临溃坝→挖泄水渠→库区水位下降危险解除。库区水位非正常地迅速上涨对于被保险人(承包商或工程所有人)来说是意外事故,符合保单中意外事故的定义,且保单条款中第一部分物质损失除外条款及总除外条款中均没有可适用的内容。

  假如本案中被保险人没有采取挖泄水渠的措施,则因果链将会是:放空洞塌方→导流洞堵塞→库区水位非正常地上涨→大坝上游第三者财产受损、洪水漫坝→溃坝(保险标的受损)、第三者财产损失及有关费用进一步扩大。按以上因果链,溃坝后导致的第一部分物质损失的保单责任成立。

  公估公司经讨论后认为,致本案发生的风险因素属于保单承保的风险因素。

  2、本案中被保险人采取的措施(挖泄洪明渠)是属于施救费用还是预防费用?

  在建筑工程一切险及第三者责任险条款中,有如下两条款与本案密切相关:

  (一)据保险条款五“赔偿处理”第二款第三点,发生损失后,被保险人为减少损失而采取必要措施的合理费用,本公司可予以赔偿.但本项费用与物质损失赔偿金额之和以受损的被保险财产的保险金额为限。

  (二)据保险条款六“被保险人的义务”第三款,在本保险期限内,被保险人应采取一切合理的预防措施,包括认真考虑并付诸实施本公司代表提出的合理的防损建议,谨慎选用施工人员,遵守一切与施工有关的法规和操作规程,由此产生的一切费用,均由被保险人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2版)第四十二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有责任尽力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或者减少损失。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为防止或者减少保险标的的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保险人所承担的数额在保险标的损失赔偿金额以外另行计算,最高不超过保险金额的数额。”如果被保险人挖泄洪明渠的措施属于损失发生后为减少损失而采取的必要措施,则属于保单赔偿范围;如果被保险人挖泄水渠的措施属于保险期限内被保险人应采取的合理的预防措施,则此行为产生的费用不属于保单赔偿范围。

  由以上条款对比可知,本案中判断被保险人在水位非正常上涨后采取措施(挖泄水渠)所产生的费用(包括后期修复大坝)是否应由保险人赔偿的关键在于甄别此行为是属于施救或正常保险期限内的防灾防损。

  讨论时部分公估师认为:上列条款一所示“损失发生后”应该理解为致标的物受损的风险已经发生,而不一定是标的物损失已经发生或损失在扩大的过程中;上列条款二中的“保险期限内”应该理解为致标的物受损的风险还只是一种可能,尚不是现实的风险这一阶段内,当致标的物受损的风险已经发生、如果没有别的因素介入(如施救),标的物一定会致损时,此时应该为前述第一条中的“损失发生后”。

  施救费用与预防费用的区别在于:施救费用产生的前提是承保风险因素必须已经发生,或者说保险标的已处于危险之中,而预防费用仅仅是因担心风险很可能会发生而采取措施而产生的费用。凡在灾害、事故发生之前支出的费用即属预防性质,保险人不予负责。

  本案事故发生后,尚不具有防渗能力的在建大坝已受库区水压,大坝已渗水,部分细料被渗水带走,大坝受到事实上的损伤。虽然事后经专家认证后没有因大坝此项损害进行加固等处理,但如果没有被倮险人采取的措施及时降低水位而是放任水位继续上涨,当有更多的细料被水带走后,则必须对大坝此项损害进行处理。

  故公估师认为开挖泄水渠前大坝已事实上遭受损害。专家检测论证大坝已受事实上损害后,保险各方没有再对费用性质产生争议,一致认同为施救费用。经过公估师调查分析,确认开挖泄洪明渠的措施是必要的,也是合理的(其必要性与合理性不在此详述)。

  综上,本案中被保险人的行为(挖泄洪明渠)应属于保单条款五“赔偿处理”第二款第三条,中的“损失发生后,被保险人为减少损失而采取必要措施所产生的合理费用”。

  3、上游受淹第三者财产损失是否属于保险责任?

  本保单第三者责任险赔偿范围为“发生与本保险单所保工程直接相关的意外事故引起工地内及邻近区域的第三者人身伤亡、疾病或财产损失,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

  发生塌方事故的工程(导流洞、放空洞工程)并非本保单所承保工程,故本次事故的发生并非与本保单所承保工程直接相关,与保单约定的第三者责任险赔偿范围不符。因此,公估师认为本案中上游E乡住户的财产损失并非本保单赔偿责任范围。保险人与被保险人最终均接受第三者财产损失非本保单赔偿责任的观点。

  4、如果致大坝受损的风险为本保单承保的风险且认同挖泄洪明渠为施救行为,则该施救费用是否应由备受益方分摊?

  该水电站为堆石坝工程,如果水位超过现有坝顶高程,大水漫坝,则大坝将崩溃,大坝下游将形成洪峰。

  据被保险人陈述并经我司公估师分析,溃坝后将造成的损失有如下四项:下游业主已建成的三个电站将可能造成毁灭性打击,下游城区可能造成遭淹,大坝已完工程将全毁、溃坝前,上游E乡财产损失及费用将进一步扩大。公估师认为,以上四项可能的损失只有第三项损失为保险人赔偿范围,即受益方为××保险公司,其他三项受益方均为C公司。

  公估师认为,被保险人开挖、修复大坝所产生的费用从民法的角度来说是被保险人采取紧急避险措施而产生的费用,从保险的角度来说是被保险人采取施救措施而产生的费用。根据相关法律条款,此部分费用应由此紧急避险行为的各受益人分摊。相关的法律条款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笫一百五十六条“因紧急避险造成他人损失的,如果险情是由自然原因引起,行为人采取的措施又无不当,则行为人不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要求补偿的,可以责令受益人适当补偿”。第一百五十七条“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九条“因防止、制止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的财产、人身遭受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害人承担赔偿责任,受益人也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

  公估师认为据上述法律条款规定,该案中挖泄水渠、修复大坝的费用应由各受益方按比例分摊。

       四、点评

  本案中还涉及一个争议较大的问题,即保险人在赔偿完被保险人之后能否向隧洞的施工方进行追偿。

  目前理论界及审判实务中对于过错侵权能引起保险代位求偿无任何争议,但是无过错的情形或者违约能否向第三方追偿存在争议。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刻意强调“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或者“损失是由第三人造成的”,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有人据此认为保险代位求偿权的发生仅限于有过错的侵权责任,并不包括违约等其他事由。但也有观点认为根据保险代位求偿权的原理,保险人取得代位求偿权也就是取代了被保险人的地位,被保险人就保险标的的损失所享有的一切权利和救济措施保险人都可以形式,保险人并非基于第三人的过错行为才获得代位求偿权。该观点认为,由于第三者的故意或者过失,或者在无过错的情况下,造成保险标的的损失,依据法律规定该第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追偿。据此,不妨思考一下,如若本案中保险人在赔偿后要向隧洞施工方进行追偿,那么,应当从哪些方面进行前期的材料收集和取证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作者:admin


现在致电 020-38867256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