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公估】浅议保险公估行业程序问题之保险公估从业人员执业证书

日期:2017-06-14 / 人气: / 来源:未知

基本案情:

 

2013年4月,案外人某粮食公司委托缔约承运人被告某航运公司与实际承运人被告某水运公司将一批散装玉米由重庆运往南通,开航不久,涉案船舶在重庆水域遭遇大风降雨,船上帆布被掀开,导致货物水湿,造成较大经济损失。原告某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约定赔付某粮食公司后依法取得了代位求偿权,并于2014年向本案两被告提起诉讼。

 

本案一审就该案是否构成不可抗力以及公估报告对被告的效力等焦点问题进行了审理,经过庭审,原告方获得了胜诉判决。后被告二向湖北高院提起了上诉,审理过程中,公估人告知程序问题以及公估人执业资格问题成为了控辩双方争议的核心。

 

焦点分析:

 

2013年7月1日实施的《保险经纪从业人员、保险公估从业人员监管办法》(保监会发布)第十三条规定:“保险经纪机构、保险公估机构不得委托未持有资格证书及本机构发放的执业证书的人员从事保险经纪业务、保险公估业务”,另,第十七条规定:“从业人员在业务活动中应当出示执业证书”。本案二审中,被告二要求原告方提供署名公估人的执业证书,但经核实,该公估人在进行该案公估行为时并未根据相关规定取得公估执业证,通过保监会网站查询,其取得执业证时间为2014年,因此公估人资质方面产生了瑕疵,给原告方代位追偿造成了一定影响。

 

对于被告的抗辩,原告主张:其一,《监管办法》只是保监会发布的指导性文件,其相关规定不足以否定公估报告的证据效力;其二,公估人受保险公司委托,其减损的目的与承运人一致,公估人的公估结论应予采信;其三,即使公估报告被认定为无效,其内容亦可作为证人证言,被告方无证据证明公估人所记述的事实有失偏颇。

 

后法院倾向于原告主张,经法院协调,双方签订了调解协议。

 

案例评析:

 

本案了解后,笔者与公估从业人员进行了多次沟通交流,了解到公估人执业证书在实务中的地位与作用的确被严重忽视,类似本案的情况并不在少数。尽管在审判过程中,执业证瑕疵并不必然导致败诉,但是这无疑会加大追偿的难度,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另外,如果责任方纠缠资质问题不放,也会使公估机构和公估人面临遭到行业处罚的风险。公估人在执业过程中往往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其出具的专业性报告更需要健全的程序才能保证其在整个定损、理赔和追偿链条中的作用得以完全实现。如果一份公估报告能够体现出对相关方的通知行为,能够做到定损有据,能够完善相应资质,那么无疑会大大促进理赔和追偿的进度,减少案件成本。另,建议出具公估报告时将公估机构和署名公估人的相应资质证书作为报告附件,以在形式上增强报告的权威性。

 

我国保险行业起步较晚,追偿亦如是,在整个金融领域一直处于弱势地位,为力促行业发展,无论核保、理赔、公估还是追偿,任何环节都需要有健全严格的体系制度来保驾护航。祝保险业在未来蒸蒸日上!

作者:admin


现在致电 020-38867256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