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反欺诈挽回公司损失

日期:2020-04-21 / 人气: / 来源:未知

 
12月27日早上6点半,某保险公司接到到一个报案电话,报案人张三称刚刚不小心自己开车撞树了。凌晨开车撞树?事故还很大?查勘员感觉这可能不是一起普通的事故,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现场。
看到现场的情况,查勘员倒吸一口冷气,就这个车,就这个事故,损失肯定在20万以上了。故事现场只有一个人张三,按照张三的描述,是自己早上出门开车上班,经过该路口时,躲避过路口的行人,不小心撞到树上的。
深冬凌晨6点,大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这么宽阔的路口,这么好的视野,正常驾驶员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广东衡量行保险公估告诫我们“事出反常必有妖”,莫非驾驶员喝酒了。查勘员故意抵近驾驶员,却没有闻到什么酒气。
难不成是酒驾顶包?
查勘员首先用配备的红外线测温仪对发动机进行了测温,判断出事故时间与驾驶员描述不符。
查勘员要求驾驶员坐回驾驶座椅,进行了比对。
进一步沟通,查勘员又发现了另一个疑点。该车车主是李四,张三是昨天晚上的。各种线索汇总起来,顶包嫌疑巨大,但是驾驶员信誓旦旦保证,就是自己开的,和别人无关!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查勘员在帮助处理事故现场的同时,将案件信息反馈的公司稽查追偿岗,由查勘员做好客户服务,风险案件交给更有经验的稽查岗接手更有效果。
保险公司稽查追偿组的调查人员在分析案情之后,也认为该案有重大酒驾顶包嫌疑,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随即电话联系驾驶员张三,请张三到公司详细说明情况。电话中,张三却以各种理由,不愿见面,张三异常表现,就更加值得怀疑了。张三不见面,案件还是要理赔呀,调查人员电话联系了车主李四,李四表示可以来,但是现在不行,忙,太忙,等几天来保险公司。
调查人员也没有闲着,利用警保联动的合作机制,成功调取了事发当晚的交通监控影像。虽然没有事发路段的录像,但是有附近路口的影像。通过影像发现,该车的经过附近路口的时间在凌晨3点,而不是早上6前后。驾驶员虽然看不出面部特征,但是身形和穿着还是与张三有很大差异。拿到监控影像后,保险公司调查人员心里有大致的判断,就等车主李四上门了。
几天后,李四来到了保险公司,带来的还有一个让所有人意向不到的消息。
“对不起,开车的不是张三,是我!”
李四详细说明了事发当晚情况。自己参加一个好朋友的满月酒,散场之后,又约了几个相熟的朋友去唱歌,然后打牌。凌晨3点左右结束,开车回家,经过该路段,不小撞树上了。
但是,我全程都没有喝酒!
这个情况让调查人员有点措手不及,李四的描述与调取的监控录像,在时间和地点上是吻合的。然而几天时间过去了,交警也无法进行采血化验,无法证实事发时,李四是否饮酒。李四明显有备而来,婉转了表达了希望保险公司尽快理赔的诉求,和可能投诉的想法。
本着疑案从无的原则,保险公司一面积极定损理赔,一面进行更大范围的调查。几天后,车辆损失金额确定22万,只要车主李四签字确认,赔款即可支付。
在李四来保险公司办理索赔时,调查人员又一次耐心的与李四讲解了保险公司的理赔政策和保险欺诈罪的相关内容。一旦赔款支付到李四账户,保险诈骗罪两个构成要件就已达成,到时候时态进展就不由保险公司控制了。保险公司表示知道很多人都是一时糊涂,或者并不知道酒驾顶包是触犯刑法的重罪,希望李四能想清楚其中的利害。
此时,李四在签署《反保险欺诈告知书》的时候,手在发抖。

就在当天下午,李四打电话给调查人员,希望能出来单独谈谈。贵阳人保的调查人员知道,这种“私下谈谈”,无非是两种情况,或收买或报复。因此调查人员要求,想谈,可以在公司谈。

第二天一上班,李四与另外一个人来到了保险公司。另外那个人是自称是一名警察,这次是以李四的朋友的身份陪他一起来的。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放弃索赔请保险公司谅解。这位警察朋友帮忙解释说李四年轻,确实不懂法,一时鬼迷心窍才想到酒驾顶包的事情。车主不知道其中利害,他作为警察却熟知法律,也知道中国警察的办事能力,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至此,保险公司挽回经济算是22万元,同时挽救的,还有一个可能面临牢狱之灾的年轻人。
在我们反保险调查中,【临时起意型】欺诈非常常见,欺诈实施者往往都是善良的普通民众,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不知道其行为严重的法律后果。
 

作者:admin


现在致电 020-38785281-601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